前往首页
以后地位: 主页 > 学术争鸣 >

召唤文学

工夫:2018-06-27 08:28
  

黑的夜白的月,山川树交错在悠远界限,诗情画展露眼皮和和风小雨严密相接,不断到花语、鸟语顺着和耳朵亲吻,在天地间打转、打转、打转……

旖旎的山峰生出锈色镰刀,刁钻的不是死板是破裂巨石的钻头,我听到了故国的梦想,听到了建立的军号,但是碧云呢?蓝天呢?

就只要这夜,只要这野,一杯酒倒入肠子,蠕动、蠕动……当阑尾炎腐败剩下躯壳,当肺癌分散满身,我见到满天咸雨……不是锋面酸,不是流星雨,是后悔的眼泪,消沉的啜泣。

没用了,曾经痴痴傻傻,遗忘了凡事因果,遗忘了琐屑有定命!

便如许画一张符,外面是鬼哭,也有狼嚎。我“轰”一声恨不得将天空砸个洞穴,而冤魂来了,仁慈来了,殒命也来了,好像阴阳湮没了原该有的知己、任性……

画里乾坤如花似真玉,理想一对粪坑之石……濮上之音那边?八面来风,欲与文学同住,不胜入人目,再难不见虐待。

醉里挑灯天地闭住,召唤文学,开这个门里懵懂。

版权作品,未经《漫笔学》书面受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查执法责任。

漫笔学微信号:wang!
------分开线----------------------------
引荐内容
  • 厥后遇见放下的勇气

    ②当我们成为一条重生命离开这个天下,③但是你晓得吗,而了局又是你与它无缘的擦肩而过...

  • 断想三国与汗青

    那些偶合的事情,但是一部,三国好汉已是中华后代心头的传奇,小说家说出的是二心中的历...

  • 风起,花瓣落

    还没有到凋谢的工夫,一下子哭一下子笑,大概气候可以影响心境吧,但是我照旧慢吞吞的走...

  • 父爱无秋

    父亲被请进了学校,父亲的高兴让我逃过一劫,回到谁人蹉跎了的先生光阴,换来父亲注视通...

  • 心若浮尘,含笑平安

    幸福不外是单纯的做本人,第二道甜似恋爱,紧张的是我们面临生存的心,要晓得,在理想生存...

  • 窗外的白杨树

    太阳透过树荫只投下有力的点点阳光,从树梢射向天空,早春的杨树花最美观,像一个想要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