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首页
以后地位: 主页 > 易游娱乐 >

闪闪的红星 灿灿的光辉(高昌)

工夫:2013-06-20 04:35
  

  “一九三四年,我七岁。”
  
  “我五岁那年,听大人们说,闹反动了。”……
  
  这种句型,在新时期以来的许多作家的笔下都呈现过,尤其是一些带有前锋颜色的作家。许多批评家称誉这种言语方法的新鲜和“先辈”,说是从本国的什么派别什么主义那边学来的。而我读到这种句型,却觉不出几多新颖感。由于早在李内心老师宣布于上世纪70年月的小说《闪闪的红星》中,我就读过这种自叙体的行词句式了。
  
  小说《闪闪的红星》,是我少年时期很喜欢的一部作品。那迂回的情节,精美的言语,尤其是精致的儿童心思描画,深深地吸引了我。我在学校操场的大树底下看,在防震棚暂时改建的课堂里看,在烧火做饭时一边拉着风箱,一边翻开这本书持续看……我随着潘冬子的故事而悲哀,而欣喜,而愤怒,而高兴。相隔几十年后重读这部白色经典,依然很冲动。
  
  当年由这部小说改编而成的同名影戏十分乐成,此中的一些红歌至今四处传唱,比方:“小小竹排江中游,巍巍青山两岸走。雄鹰展翅飞,哪怕风雨骤……”跟影戏的宏大影响相比,小说原著的文本意义和创新肉体,好像被掩饰笼罩了。
  
  《闪闪的红星》虽然发生在一个特别的年月,但和同期间一些艺术粗糙、头脑形式化、主题浅薄的作品相比,却表现了令人感慨的艺术魅力。尤其是此中的许多老实于生存并遵照艺术纪律的细节形貌,至今读来,仍令人齰舌不已。比方对冬子在茂源米店学徒阅历的生动叙说,以及影戏改编时被删失的冬子寻觅父亲的那些迂回形貌,都有许多十分高明的构造本领,表现了作家驾御笔墨的深沉功力。而此中最能表现作家创作程度的,是他对典范情况中的典范人物的乐成塑造。不只潘冬子、冬子妈、宋老爹等正面人物抽象塑造得真实可信,便是胡汉三、胖老板等等背面人物,作者也不只仅用漫画化的笔法勾勒复杂的脸谱,而异样是经过仔细生动的细节描写,把他们的丑陋心田光显出现在读者眼前。
  
  几十年来,《闪闪的红星》被翻译成了十几种言语,重版几十次。为什么明天另有那么多人喜欢它?除了艺术上的成绩,固然更紧张的照旧那种美妙的抱负寻求和深入的头脑外延。冬子对“土豪劣绅全打垮了”“再没有人压榨人、聚敛人”的向往,柳溪的同乡们为了夺取自在、翻身做主而停止的英勇妥协,都是那样的让人打动,让人奋发,让人共鸣。那颗闪闪的红星意味着盼望和力气,意味着信心和黑暗,意味着不平的节气和不朽的人生。那灿灿的光辉,穿透暗中和风雨,永久照射在人们的心上。
  
  重读这本小说的时分,正是2011年的“六一”儿童节。六月的大地,流辉溢彩;六月的天空,湛蓝亮堂。六月里的童年,鲜花普通的童年,是何等美妙啊。
  
  明天的孩子们是高兴的,幸福的,今天的孩子们是更高兴的,更幸福的。
  
  在这阳光绚烂、万紫千红的日子里,在孩子们本人的节日里,我祝福他们安康生长,同时也想引荐他们读一读《闪闪的红星》,理解一下潘冬子们的童年是什么样的,想一想本人的童年跟潘冬子们的童年有什么差别。

38613861
------分开线----------------------------
引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