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首页
以后地位: 主页 > 易游娱乐 >

注视残雪下的寒寂人生

工夫:2013-06-02 19:32
  范维胜
  
  雪晴晚望①
  
  贾岛
  
  倚杖望晴雪,溪云几万重。
  
  樵人归白屋,寒日下危峰。
  
  野火烧冈草,断烟生石松。
  
  却回山寺路,闻打暮天钟。
  
  [注]①贾岛,从前出家为僧,号无本,自号“碣石隐士”,后出家,于长安应举及第,与从弟释无可旅居长安东北圭峰草堂寺,这首诗约莫写于此时。
  
  [阅读考虑]
  
  1.试联合全诗剖析第一句“倚杖望晴雪”中“望”字的作用。
  
  2.尾联“却回山寺路,闻打暮天钟”泄漏了作者怎样的头脑情感?请作扼要剖析。
  
  [参考答案]
  
  1.①点题。诗歌的标题是“雪晴晚望”,因此诗歌起笔就点出“望”字。②“望”又是诗眼,绾结全诗,引发诗意。墨客倚动手杖向远处伫望注视:在旭日斜照下,溪水上空升腾起鱼鳞般的云朵,简直多至“万重”;在遍山皑皑白雪中,采樵人缓然下山,回到白雪掩盖下的茅屋;远处山冈上,野草正在熄灭,劲松郁郁苍苍,日暮的烟霭似断断续续生于石松之间。
  
  2.诗歌的尾联“却回山寺路,闻打暮天钟”宛转地流露了墨客栖息荒山古寺,“归卧故山”为僧的隐情。“却回山寺路,闻打暮天钟”作为诗的尾联,点活了全诗。由于前六句逶迤写来,风光满是安谧的,是凝视之景。第七句一转,紧接着一声洪亮的暮钟,由视觉转到了听觉。这钟声不只惊醒冷静赏景的墨客,并且钟鸣谷应,使前六句一切风光都随之飞动起来。墨客少年为僧,后虽出家,但屡试不第,宦途偃蹇,此时在及第之后,栖息荒山古寺,暮游之余,恍如倦鸟归巢,听到山寺晚钟,不由得动了归卧故山为僧的动机。
  
  [批评赏析]
  
  盛唐诗歌像一座顶峰,后继者难以跨越。中唐墨客另辟蹊径,以一种求变、求新的寻求,遭到人们的承认。就连幽燕之地的墨客贾岛,也以其共同的幽静寂苦之艺术作风卓立于事先诗坛,成为这一潮水中的弄潮儿。
  
  贾岛(779—843年),字阆仙(一作浪仙),唐范阳人(今北京房山区人)。在北京市房山城南15华里处的石楼乡二站村至今另有贾岛墓,墓侧是清代贾公祠遗址,祠堂前有楹联曰:“万古文章配东野,终身知己属昌黎”,横批:“琢磨韵事”。归纳综合了墨客终身的紧张阅历和文学成绩。贾岛终身宦途得志,却对诗歌十分痴迷。据辛文房《唐佳人传》称,贾岛每年元旦守岁之时,必取出一年所作的诗,摆在几案之上,“焚香再拜,酹酒祝曰:‘此吾终年苦心也!’痛饮长谣而罢。”
  
  《雪晴晚望》这首诗作于贾岛长安应举及第,与从弟释无可旅居长安东北圭峰草堂寺之时。诗中展示的虽是时景真相,却写得幽静寒寂。墨客便是将本人生存中的一样平常事物作为诗歌创作的题材,同时又在极力找出这些一样平常事物独具的审美情调,将写诗和本人的生存阅历交融在一同,写得奇寒幽僻,寻求一种特性化的审美地步——注视残雪之下的寒寂人生。
  
  起首我们来看诗题。既是“雪晴”,就该是“残雪”了,一个“晚”字更让我们觉得地步之凄凉。在旭日覆盖下的残雪之景,无论是何等美好,也只是稍纵即逝,让人顿生悲惨。
  
  首联“倚杖望晴雪”之“依仗”便是“依动手杖”,这一细节看似平庸,实为墨客心灵之不胜的写照。贾岛少年出家,过的是青灯佛卷的修行生活,后虽出家,但关于儒家经典,功底终究不如普通俗家子弟从小受教诲来得深沉与踏实,诗赋杂文的工夫,也是云云。固然他颠末十年寒窗的苦功,但宦途并不如他想象得那么平整,而是充溢崎岖、酸楚乃至屈辱。写这首诗正是他及第之时,这种崎岖潦倒与不失意是不言而喻。这个“望”当是久久伫立的远眺,也便是“注视”。墨客为何要注视这旭日覆盖下的残雪之景,由于这残雪之景当是他寒寂人生的观照,“以我观物,物皆着我之颜色”,此时贾岛的诗歌永久都是“有我之境”的。
  
  那么,我们就来看看墨客看到了什么?旭日残照,溪水白云;晚归的樵夫,依依的夕阳;山冈上,野草各处熄灭,石松间,暮霭袅袅升腾。诗论者多以为这是富有活力之景,而我以为这是清凉荒芜之境。为什么呢?其一,古诗中的樵夫意象通常为隐士的化身;其二,“寒日”之“寒”实为墨客心境之“寒”;其三,山冈上的野草可以熄灭,阐明残雪已尽;其四,袅袅的暮霭更增加了昏暗之感。这些意象构成的全体意境不正是墨客寒寂昏暗人生的写照?正是这些思路的酝酿,才有墨客的久久注视;这久久的注视,也便是墨客磅礴的考虑。不然“却回山寺路,闻打暮天钟”这一尾联“墨客顿萌瞿昙返来之念”就无从下落了。
  
  听说就在写《雪晴晚望》的圭峰草堂寺里,墨客曾写过一首《送无可上人》,为无可南游庐山西林寺赠别,最初二句是这么写的:“终有烟霞约,露台作隔壁。”虽然尔后贾岛并未去露台山再度为僧,与无可结为隔壁,但在写诗事先,无疑是起过这种动机的。这应是“闻打暮天钟”一语寄义的绝好参证。
  
  贾岛以其独具特征的诗歌创作,在盛唐诗风向中晚唐诗风转换中自成一体,为后代树立起了一个学习自创的工具。北宋初有“晚唐体”墨客“九僧”、魏野、林逋等模拟贾岛诗风,颇有可读诗句,南宋又有“永嘉四灵”,作诗以贾姚为宗。韩愈有一首诗《赠贾岛》,对贾岛的诗歌成绩做了充沛的一定,诗曰:“孟郊去世葬北邙山,今后风云得暂闲。天恐文章浑隔绝,重生贾岛著人世。”自墨客与韩愈定交到逝世,无论宦途怎样崎岖,生存何等窘迫,却从没有抓紧过对诗歌艺术的寻求,一直对峙苦吟,着意琢磨,终极在中唐诗坛上独辟蹊径,于五言律诗的创作上别出心裁,而为后代所敬仰和效仿。
  
  我们可以这么说,《雪晴晚望》正是墨客注视本人残雪覆盖下的寒寂终身折射。他的“寒寂”可谓述备之矣——为僧寂,为儒贫,为道孤。墨客为人终身“寒寂”,难免不幸;而为诗诗境“寒寂”,却另是一片天地。
401401
------分开线----------------------------
引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