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首页
以后地位: 主页 > 学界旧事 >

诗文传千古,品德俦年龄——许铁堂平生及诗歌成绩

工夫:2013-06-20 01:46
  

    许珌,字天玉,号铁堂,自号天海隐士,生于明万历四十二年(1614年),福建省福州府侯官(今闽侯)县人。世居乌石山下光禄坊(今福州市光禄坊),崇祯十二年(1639年)中己卯科乡试。青年期间,以善诗出名,故周亮工(明末清初文学家,官至监察御史)在为铁堂的诗作序时,写道:“往予游云间,获交夏瑗公(明末闻名文学家夏允彝),见老师作令闽时,所首拔侯官许子天玉,天下士也,其奇藻天发,鹏迁海怒,神标挺持,波涛浩漾,叉手击钵,千人自废,因叹老师知人能得士,又云云乎!”可见铁堂在青年期间已才气横溢。
    依据材料纪录,许氏家属为侯官书香家世。许铁堂的叔父许豸,字玉史,明崇祯辛未进士,除户部主、吏员外郎、浙江按察佥事,官至提学副使。铁从兄弟诸多,惟珌、友二人才名临时,最为称著。铁堂排行居长,善诗;友亦能诗,兼善字画。铁堂与周亮工、王士禛、陈维崧、邓汉仪诸公过往甚密。友子许遇在康熙朝中叶亦以善诗著称,有惠政;其二子许鼎、许均皆康雍间闻名墨客,《中国文学家大辞典》有记叙。故“闽中”以诗为世家者,皆称“许氏”。二许铁堂乃居首位也。
    清朝入关后,许氏门庭遭乱,家景破败。父亲归天,其母面临食不充饥、嚎哭不止的孙儿们,整天以泪洗面,曾作书劝铁堂保持入仕的动机。但是,封建社会的知识分子,在已获得举人的名分后,只要持续高兴,博取更高的功名,才干有出头之日,才干发挥本人的志向。面临云云昏暗的家景,许铁堂跋山涉水,遨游吴越、齐鲁、燕赵诸地,以海南贡士的身份,论交四海,与事先的文坛名卿雅士酬唱击节,商订古今,争辩大方,以期在学业和看法上有更大的停顿,为博取更大的成绩而锻炼本人。由于诗才蜚声当世,“每篇出,辄传播海外”,写下了很多柔美的诗篇。王士禛的《秋柳》诗问世之后,许铁堂与之唱和,写出了《秋柳和贻士四首》,吴镇评其用典“远胜渔洋”,杨芳灿以为“风姿荒凉,不减原唱”。
    康熙四年(1665年)仲春,时年五十一岁的许铁堂被任命。授巩昌府安宁县(今定西市安宁区)知县,任期三年。在他到差安宁县令时,遭到当朝名宦、号称江左三各人之一的龚鼎孳赠诗贺送,即《送许令珌赴安宁任三首》;《明史》总裁、清朝名宦硕儒徐乾学写了《陇山歌送许天玉之官新安》;他的堂兄,事先官居巡察御史的许之渐写了《送天玉大弟之安宁四首》。从先贤名宦对许铁堂到差安宁的注重水平,不好看出许铁堂在事先是颇有影响的人物。因而,厥后铁堂赠诗靖逆侯张非熊时,张勇大为高兴,曰:“君名流,乃肯顾予武夫。”并赠四百金,为润笔之佳话。惋惜其诗遗失难觅。
    我走访过一些定西的老年冤家,他们谈到许铁堂时,都尊称为许爷。据老人们说,许爷官居廉洁,关怀黎民的痛苦,传说跟隍爷(定西城隍的神灵,指文天祥)互通阴阳。几百年来,定西的黎民生生世世都有如是之说。
    许铁堂就任后,先从教养民俗做起。事先的定西非常落伍,黎民的卫生习气很差,为了到达管理的目标,他借助神灵的威严,传播一种说法。说他在到差途中,在河南孟津过黄河时,遇到来定西到差的另一官船亦书“安宁县正堂”,使他惊讶。他接近该船,登船造访,“谒见其人风骚蕴藉,谈及诗文,竟然名流”大相亲爱。公询上任日期,欲正其讹,其人始言名文山,曰‘吾新授安宁县城隍,今一同就任。但阴阳各异,吾今辞别公,就任后,于夜静时独身至庙可再见公’。如言晋谒则邀入退祠款洽备至,公恋其情,每夜必往。后一夜见西廊下一人绾锁,头插一烛,公询其故,曰‘此新城(定西城分新旧城,旧城为宋筑,新城为明扩筑)内子,因进城时,伊将油污我,故令受罚。’公回衙令人至新城打听有患头痛者否。果有人于数日前头痛欲裂,百药罔效。以公问故央求良方,公令于隍庙廊下祷之可愈。其人如公命,病失若初,头痛人在门前见一大旋风过,以为不祥,唾之,即打寒战,患头痛,神谓油泼衣者,此人也。公后入庙,门庭肃然,竟无所遇,乃知为泄机之故。公献一匾文曰‘信国灵长’,又联云:‘自大飘荡如武部,不知昭假有文山’,至今大悬殿檐”(见《民国三十八年重修定西县志》)。今后定西黎民再不敢乱泼污水,许公到达了以神玄门化民俗的目标,同时,在定西也养成了吊唁南宋民族好汉文天祥的习气,寓意极深。在定西,每年夏历五月十八日,城乡黎民扶老携幼赶庙会,留念文天祥,至今不衰,这完满是许铁堂树起的精良风习。
    定西县北门口,汗青上为官方买卖物品的集市(外地人称为大集)。天降大雨后,河水众多,农民无法进城赶集。许公上任后,架起便桥,疏浚了进城的路途,方便了黎民的生存。
    许铁堂存眷官方教诲,倡议文人学士兴办学坊,定西各乡于是有了学堂学坊。此举与先朝名宦杨继盛齐名,在陇上广为传播。光绪六年,通渭县马营镇为惩处重修华川学堂时,曾鼎力支持其事的知县夏金声立的《德政碑记》残碑载:“……许铁堂宦定西,杨椒山官临洮,均以(□)兴文教士医生立祠祀之。”且铁堂作为一介文人,非常爱士。比方,定西有一文士杜诗才善于诗歌,对各种诗歌颇为娴熟,常拜读铁堂诗章,此人投于许公门下,铁堂老人对他心意甚笃,曾赠诗曰:

    杜乔天下士,上代是何星?侃侃怎样泻,澄澄似岳停。
    初遇惊奇度,久坐愧芳型。不识蒲梢种,空诸相马经。
    读其诗,爱士之情,呼之欲出。

    铁堂在定西任上三年,适逢比年大旱,生灵涂炭。上疏恳求赈灾减赋,反遭免职罢官。面临恶运,许铁堂写下了闻名的组诗《解组后别安宁尊长四首》,广为传播。遭罢官后,其弟前来定西探望,许公作诗相赠,题名《送舍弟珝南归五首》,诗中到处表露出他对亲人的挂念,对本人所遭不公报酬的愤恨和他贫穷无资归里的表达。兄弟挥泪相别后,他便开端了在陇上的漂泊生存。一介名流,穷而不克不及独善其身,实属可悲。他一度流寓临洮,以教书卖字为生。曾娶一老妪为其备炊,故王士禛在《送黄无菴佥事归甘肃兼寄许天玉》一诗中写道:“许生潦倒作秦赘”,以示怜念。
    铁堂厥后又前往定西,终因贫病交集,客去世陇上,时为康熙十年(1672年)。老黎民将其埋葬于东山脚下,岁时祭奠。雍正七年(1730年),安宁知县应际咸,感念许公居官廉洁,亲撰碑额。乾隆元年(1736年),安宁知县许宗崃再转碑文。乾隆六年(1742年),定西进士孙昭为许义冢立碑。道光二十七年,陕甘巡抚张祥河念及许铁堂为官清正,老黎民口碑载道,捐资建祠,命知县胡荐夔在修葺定西城垣时一并建祠,供人们吊唁和惦记他的廉洁政绩。此时适逢林则徐路经定西,胡知县备晚餐在县衙迎候,攀谈中触及建筑许公祠事。林则徐与许公同亲里,由同遭政治诬害,故对胡知县之举非常附和(见林则缓步程日志《当兵纪程》)。祠堂建成后,临祠街巷遂取名“许公街”“许公巷”,以示留念(许公街、许公巷在新修《定西县志》城关镇近况图中有所标示)。
    有关明朗之日祭奠许铁堂的盛况,据我所走访的定西德高望重的数位同乡之言,得知在定西汗青上,凡明朗之日,历任县官率士民黎民,蜂拥定西城隍轿仗,备抬酒肴,撰写祭文,前去坟场祭奠,此风连续到1946年前后停止。我所访的一位老者说,他在儿童期间亲历过此事,曾跟在人群中,吃过献饭。真可谓“东郊有幸埋忠骨,子孙乏绝民蒸赏”。有关许公的古迹在《甘肃通志》和种种版本的《定西县志》中都有纪录。
    铁堂的著作有《铁堂诗草》《品月堂集》,后者无处可觅。《铁堂诗草》是独一现存于定西的铁堂老人的诗集。由于他宦途委顿,客去世他乡,其诗稿多流失于安宁、临洮一带,集终身心血所作的诗词文章亦多被吞没。乾隆五十五年,陇上闻名墨客吴镇景仰其德才,悲其不幸境遇,将其遗诗搜集整理,经金匮名家杨芳灿选辑二百一十首,由兰山学堂排印印行传世。本次正文的《铁堂诗草》系定西县董用威老师收藏的版本,书中有作者的自序及吴镇和杨芳灿的考语。
    这部《铁堂诗草》是铁堂诗作的一局部,不是选集。许公诗的原作多数流失,其诗集应是判年为集而成的诗稿,分前后集,共四十卷。按吴镇写的跋中所记:“铁堂许天玉老师以闽海贤书,牵丝安宁。罢官后侨寓临洮。……乾隆甲戌岁,予从一老宿家借钞,得后集八卷至二十卷。丙午春又于定西安孝廉维岱处借钞得一卷至七卷,后集全矣。”从这段笔墨中,我们可以看出,现存诗歌的编排次第,是部没有年月递进次第的集子。
    许公诗作,因其精妙,备受明末清初诸多名家的重视。王士禛曰:“读铁堂诗,沉雄孤峭。愚兄弟私叹百余年来,未见此手”。他的另一挚友、闻名墨客施闰章说:“许子之诗,绝不屑为靡郁之言,坚骨强气怵肝裂肠……”陕西三原闻名墨客韩诗评其诗曰:“天玉诗,气雄力厚,如崩岩猛兽。”清初闻名墨客田茂遇说:“天玉诗才敏赡,廿年来屡与唱和,每拈一韵,叹为绝神”。以上诸家的评说,大致允当,并无溢美之词。
    铁堂之诗,题材较为普遍,如题咏山川,吊古怀今,羁旅思情,怀友伤别,友朋唱和,咏物题画等,凡可吟咏的题材,他都能驾御自若,抒怀记事随心所欲。因而,他不愧为明末清初的一位闻名墨客。民国徐世昌所辑的《晚清诗簃汇》这部清代诗歌的总集,选录许铁堂诗十一首,反观王士禛等大墨客的作品,也不外一二十首,大少数墨客作品仅二三十首,仅此亦足佐证其诗作档次。
    《铁堂诗草》中,为数最多的是游历时的冤家赠答、吊古怀今之作。铁堂游颇广,同海外一些闻名文人,如杜濬、周亮工、申涵光、王士禛、施闰章、韩诗、汪琬、李念慈、宋琬、邹祗漠等人,都相与交好,往来亲密,常有诗赠答。特殊是他写的长歌《访王贻上慈仁寺双松下同作歌》,为王士禛推服,与王士禛唱和的《慈仁寺双松歌赠许天玉》一诗齐名,故道光时陕甘巡抚张祥河给许公祠题联时写下了“老铁官声高陇阪,双松诗歌并渔洋”的赞语。
    清军入关之后,实验严酷的封建统治和民族压榨,激起了广阔人民的对抗。在局势的推进下,清初曾呈现过一派以顾亭林为代表的时令崇高的墨客,写出了不少体现民族头脑的爱国诗篇。许铁堂所处的期间稍晚一些,清政权已趋稳固。他的诗中有些感慨局势的篇章显然是事先头脑的反应,但是语意难免隐隐。描绘痛苦的诗篇,则体现了对劳苦群众的怜悯。
    如《关山月》诗中写道:“皋兰一片月,皎皎夜加霜。闻笛声愈苦,当窗色倍黄。金风抽丰吹陇水,闺梦傍疆场。愁绝参军者,何年罢望乡。”寥寥数行,写出了墨客对戍边者的有限怜悯和怜惜。
    铁堂叙写局势的诗,如《钟山诗次杜濬四首》,即景抒怀,感慨明亡后,改朝换代,物是人非,明孝陵破败,暗含作者难过的情怀。

    “孝陵陵上草凄凄,日落江南杜宇啼。
    金瓦久经麋鹿窜,玉环空锁凤凰栖。
    青氛大地归科斗,紫气中天散鼓鼙。
    一自负灵兹永蛰,才非曹植敢重题。”

    再如《卞坟高》是为明末节女钱淑贤而作,序中写道:“乙酉四月,扬州城破,节女七去世然后绝命。怙恃从其志,葬于卞忠贞之祠南。许子过而哀之,作《卞坟高》。”
    卞坟高,日惨风骚骚,祠前江水流腥臊,枯杨人头老乌号。老乌号,卞坟高。中有烈娥。烈娥钱氏子,兵至各披靡。不意丞相生,谁料丞相去世?丞相去世,扬城闭;黑风吹人四月热。东邻飞人肉,西邻溅人血。维血与肉。谁强谁弱?我不放杀汝,反恐汝杀我。父耶母耶,胡生女耶?父耶母耶,乃生我耶;女生不得力,女去世不得老。父兮母兮,生我去世我,去世我生我!
    吁嗟!怙恃不愿杀我,兵亦不杀我。我将安逃?引刀刀缺,引环环裂,刀环不引决,我命安得绝?呜呼!蹈水耶,水不丧元;蹈火耶,火不燎原。不得与怙恃永决,亦水火之恩。已焉哉!水火弗烈,不如慈父手中药,饮药击床声阁阁。黄榜招民空城雀,忠贞祠堂野草着。野草着,野烟吐,何不扬其尘,吹其骨,升之于天帝之衢?乃葬此广陵一抔土。卞坟高。高千古。
    这首诗是作者对汗青上清军在扬州破城后,血腥反抗和严酷屠杀扬州黎民,制造了汗青上臭名远扬的“扬州旬日”的写照。江水血腥,各处人头,“东邻飞人肉,西邻溅人血”。在这仁至义尽的情况下,弱男子钱淑贤,不肯偷安偷生,以去世抗议清军的蛮横屠戮,七去世而绝。该诗称颂节女钱淑贤的高风亮节,提示先人不要遗忘清军在屠杀扬州黎民时所犯下的滔天恶行,暗含作者伸张爱国主义头脑的良苦埋头,体现了作者的气愤和抗议。杨芳灿曾评其诗“结响古劲,落墨崛奇,此真汉魏也。”
    铁堂有一局部咏史怀古的诗,内容多为慨叹期间变易,追怀史事得失,讴歌民族好汉、先贤名宦的功劳,挖苦昏君佞臣,富有教诲意义。如《岳坟》《于坟》《大梁》《武部谒杨公椒山祠三首》等篇章。在《岳坟》一诗中写道:

    鄂王陵墓对湖陂,松柏萧森落日悲。
    野上绿烟神簠簋,山中红叶鬼旗帜。
    铜人枉铸奸臣相,铁马骄嘶上将碑。
    一子渡江天意定,靖康遗恨岂出师。

    这首诗是许铁堂游历杭州时所作,表达了对岳飞精忠报国的敬仰和对其无辜被害的气愤,以及对佞臣昏君的轻视和鞭鞑。
    他在《武部谒杨公椒山祠三首》中写道:

    哲后垂衣日,孤臣饮剑年。事先真剧烈,隔代更传播。
    祠庙三台里,衣冠双阙边。须生京离暇,上马谒先哲。
   
    对明朝嘉靖年间的汗青名臣杨椒山,许铁堂十分敬仰和倾慕。在定西任知县时期,他为定西城隍庙题写的楹联:“自大飘荡如武部,不知昭假有文山”的妙联,道出了发愤以杨继胜为典范,做一位居官爱民、令老黎民称心的人物。
    康熙六年(1667年)许铁堂被罢官后,写下了《解组后别安宁尊长四首》。这组诗歌是许公诗作的精妙绝唱,反应了他的头脑非常贴近老黎民的生存。诗中“作吏爱令名,赋畀勿乃迁。款项若夜来,奚由逭殛诛”的为官之美德,做人之情操,读来掷地有声,大义凛然。面临安宁大旱,许公蒿目时难,寝食难安:“比年遭旱暵,退公常蒿目。”“忆昔在署时,蟋蟀鸣我床。忧来揽衣起,明星何煌煌。”面临黎民的痛苦,墨客心急如焚。诗中又写道,只需老黎民的生存稍有改进,他就会感触问心有愧:“莫求有年玉,但为歉岁谷。维时稍休豫,庶无黍食禄。”体现出墨客“后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崇高品德情操。诗中同时道出了本人由于上疏婉言,致逆上意遭到任用后的不屈心思:“坚白反见诬,廉吏不行为”“直道故难容,三黜亦士师”。这组诗是作者深化理解官方痛苦,与广阔劳苦黎民同呼吸共运气的真实写照,是墨客发自心田深处的呼声,读来非常动人。
    以上罗列,只是许铁堂诗诗歌的吉光片羽,像他的放歌体和洋洋洒洒数百字的长诗,功力更为深沉。铁堂老人看待诗歌的态度很严谨,按他本人的说法是:“余颇磊落自喜,不愿一语仰人鼻息,不愿一字拾人唾余。”惋惜他用终身心血所写的诗文,因仕途崎岖潦倒流失泰半,吴镇所搜集整理排印的《铁堂诗草》仅是后二十卷中的一局部。我们无法找到墨客的全部诗稿,为之重印,固系莫大的遗憾,但是,仅就此而论,已足以反应铁堂老人的品德情操和诗歌成绩了。

    [作者简介]  李成业,甘肃省定西市安宁区人,生于1938年12月。1959年结业于东南师大外语系,结业后分派到张掖中学任教,1984年调到定西师专,1988年提升副传授。临时从事外语讲授任务。讲授之余,翻译文学作品《清早的圣诞》《恶人难觅》和长篇小说《着色的鸟》,此中《着色的鸟》曾荣获甘肃省本国文学学会发表的“新时期回忆奖”。2003年12月出书《<铁堂诗草>释注》(敦煌文艺出书社,李成业校注),惹起较大回声。退休后努力于中央汗青文明研讨。曾担当甘肃省中小学外语讲授研讨会理事、甘肃省本国文学学会理事,甘肃省翻译学会会员,政协议西第六届县委会常委。现任民盟定西支部主委、政协议西第七届县委会常委。

38413841
------分开线----------------------------
引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