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首页
以后地位: 主页 > 文学小说 >

南国听雪

工夫:2018-06-14 07:16
  

晚上出门,落了一身的雪花。

往年的南方,暖和的不像话,没有很厚的雪,没有吼叫的风,乃至,都见不到结了冰的窗花。

我向来不是个开朗的密斯,昔日又没因由的焦躁,下班的路上,看着车窗外白茫茫的一片,思路又飘回了几千个昼夜之前的冬。

漫山遍野的大雪之后,是银装素裹的一片,远山和树,白云和蓝天,都吞没在了无边无涯的银色里。踩着掩过脚面的雪,一步一滑的踉跄,眼里眉梢净是抹不去的欢欣。

捧起一把在手心,入鼻的是满目清爽的凉意,化在掌心,繁殖出千丝万缕的缅怀。头顶是簌簌而下的盼望,脚下是欢欢欣喜的度量,风吹过去,换了一年一岁的隆替,清醒的光阴全是峥嵘。

很奇异的,我怕冷,可我莫名的喜好下雨,喜好下雪,喜好雨雪当时一片安谧的天下,喜好倚在窗前看着面目一新的万物。

现在的雪,落地已化成涌动的水流,再也听不到踩上去便吱吱吖吖的声响,随着车轮的转动,沿着既定的轨迹,毫有意外的消逝在一个个下水道入口处。唯有天空洋洋洒洒的碎片,另有远山模模糊糊的表面,通知我,下雪了。

都说,怀旧的人总是活的烦懑乐,酷爱笔墨的人更是,而我,注定岑寂到孤单,即便理性到不克不及碰触,笑点低,泪点更低,而欢欣难过照旧波涛不惊。字里行间,甚少有冰壶秋月的明丽,也不想期呐呐艾,于是便委婉低吟。

我想,我该是生于春去秋来皆不分明的江南小镇的,梦里有千百次的游回,在迟缓迂回的小河桥头瞭望,在芳草萋萋的旷野间奔驰,在小雨婆娑的小巷撑一柄折伞。

可我身上,既没有南方密斯的洒脱沉闷,亦缺乏水乡男子的温婉灵活。

最爱大雪纷飞的夜晚和阳黑暗媚的清早,耀眼的光辉下,闪耀着的皑皑白雪,偶然传来声声鸟鸣,飞速擦过的巨大身影,赛过这人间绝大少数美景。南国的风姿,一览泰半。

经常想,和心爱的人一同堆个小小的雪人,悄悄拭去发间沾染的雪花,不经意间触在指尖的温度,消融了嘴角上扬的弧度,反照着余生漫长的光阴,日子突然就春暖花开了,那场景,定充足日昼夜夜回味品味。

尔后的每一场雪,都像足了影象中永不凋谢的谁人午后。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受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查执法责任。

漫笔学微信号:wang
------分开线----------------------------
引荐内容
  • 见字如晤

    所谓“见字如晤”就像看到你的人。在这个以“快”为霸道的期间,...

  • 不向运气抬头

    真的狼来了,熬过半个世纪,,生存象铁笼将我困住,我盼望自在,我盼望有一天与你一同享...

  • 送给一个冤家

    生存繁花似锦但是繁花似锦在这里倒是一其中性词,有些斑驳无色。,我们总会等待,总有失...

  • 统统皆浮,云淡风轻

    有一个中央,原来一件衣服可以穿的那么脏还可以不洗,第二天起来持续穿;原来一双鞋可以...

  • 也过过儿童节吧

    都让各人过腻了,节日高兴,本来仅属于小冤家的高兴,缺什么才在乎什么,才会夸耀什么,生...

  • 恬静的看客

    但要穿越就穿越了,就像冬天不像冬天,炎天不像炎天,男子不像男子,女人不像女人,心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