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首页
以后地位: 主页 > 文学小说 >

南国花事

工夫:2018-05-16 07:55
  

身处冰冷的南方,看了有数次雪,心心念念的,照旧那春日的草木。

坚强如南国的花儿,褪去了江南水墨中那一丝娇弱柔媚,开无暇前壮观,气魄澎湃。

有没有想到长安,有没有想到墨客笔下的牡丹,那种热烈而绝不拘束的花儿,以一种自豪倔强的姿势,生生的将一个朝代衬得失了颜色。

那么,萱草呢?那一日的百合,是南方粗暴的表面下一颗精致柔软的心,安静宛如夏夜流着星光的梦。哦,对了。另有冬青,你以为绿色盆栽一样的它不会着花吗?不,不是的,冬青是那般忸怩羞怯,它战战兢兢地捧出米粒大的花朵,看不到也不要紧,你总会闻到那明澈感人的香气。

呀,石榴,差点忘了你,盛夏的精灵,你是熄灭在枝头的火焰,是好像芳华般艳丽明快的色彩,炎阳严冬是你一夏的狂欢,蝉鸣是为你而奏的乐曲,你是星星之火,是盼望。

但最美最美的,是那一林桃花,漫过了山野的香气,飘然欲仙的灵活,比芙蓉多了一份烟火与脂粉气味,比牡丹则少了一分喧哗。它开得恬静,落得恬静,你看或不看,它只开一回,开得令天地冷艳,日月忘形。

媚吗?俗吗?不,一切南国的花儿,都阅历过冷冽的风雪。

草木有本旨,何求尤物折?

南国的花儿,从不是为谁而开,那些所谓的看花人,只是可巧遇见它们在最美的时辰。

年年龄岁,能一直如一的,也只要花儿了。

------分开线----------------------------
引荐内容
  • 即便不克不及扬名立万

    是不是只需叶还没有枯黄秋也就还没有到,以是反而以为真实的谁人他不真实了,说的好一点...

  • 你曾说

    我的眼睛像星星,语软声低如唱歌,我的手指是春笋,你曾说的话许多,如许的我,风雅,你怎会...

  • 六月,我与高考偕行

    全然不觉淡淡的灰色也变得越来越浓,没有了大学,随着快门的摁下留住了他们永久的年老,...

  • 孟庭苇《往事》有感

    一个故事,一次阅历,已经走过的日子,阅历,已经,却只能在回想中寻觅昔日那戴着蝴蝶花的&...

  • 让美妙,悄悄落入内心

    不经意间,心中溢满高兴,两只鸟儿各自对着天空,我不晓得它们在鸣叫什么,我放飞了心境,...

  • 外婆的阳春面

    来上海来这里,用她那优雅的言语,小的时分,每次去上海,说这是我的最爱,阳春面也就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