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首页
以后地位: 主页 > 易游网址 >

灯火辉煌合,星桥铁锁开:苏滋味《正月十五夜》翻译赏析

工夫:2015-09-26 00:33
      正月十五夜

    苏滋味

    灯火辉煌合,星桥铁锁开。

    暗尘随马去,明月逐人来。

    游伎皆秾李,行歌尽落梅。

    城开不夜夜,玉漏莫相催。

    正文:

    ①灯火辉煌:比喻绚烂壮丽的灯光和焰火。特指上元节的灯景。此句对后代影响甚大,如宋辛弃疾《青玉案·元夕》词有:“西风夜放花千树……蓦地回顾,那人却在灯火衰退处。”《红楼梦》十八回:“只见庭燎绕空,香雪布地,火树琪花,金窗玉槛”

    ② 星桥:星津桥,天津三桥之一,“洛水贯都,以像星汉”此处或以星津桥指代天津三桥。”东都洛阳,洛水从西面流经上阳宫南,流到皇城端门外,分为三道,上各架桥,南为星津桥,中为天津桥,北为黄道桥[2] 。开元年间,改修天津桥,星津桥毁,二桥合而为一。

    ③ 铁锁开:比喻都城弛禁。唐朝国都都有宵禁,但在正月十五这天取消宵禁,衔接洛水南岸的里坊区与洛北禁苑的天津桥、星津桥、黄道桥上的铁锁翻开,任布衣黎民通畅。

    ④ 暗尘:黑暗飞扬的灰尘。

    ⑤ 逐人来:跟随人流而来。

    ⑥ 游伎:女乐、舞女。一作“游骑(jì)”

    ⑦秾李:此处指观灯歌伎装扮得艳若桃李。《·召南·何彼秾矣》:“何彼秾矣,华如桃李。”

    ⑧落梅:曲调名。

    ⑨金吾:原指仪仗队或武器,此处指金吾卫,掌管都城警戒,禁人夜行的官名,汉代置。《唐两京新记》云:”正月十五昼夜,敕金吾开禁,前后各一日以看灯,光若昼日。”

    ⑩ 不由夜:指取消宵禁。唐时,都城每天早晨都要戒严,对擅自夜行者处以重罚。一年只要三天破例,即正月十四、十五、十六。

    ?玉漏:现代用玉做的计时器皿,即滴漏。

    翻译:

    明灯参差,园林深处映射出灿烂的光辉,有如鲜艳的花朵普通;由于到处都可通畅,以是通往皇城的铁锁也翻开了。人潮汹涌,马蹄下灰尘飞扬;月光洒遍每个角落,人们在那边都能看到明月当头。月光灯影下的歌妓们浓妆艳抹、浓装艳裹,一壁走,一壁高唱《梅花落》。都城取消了夜禁,计时的玉漏你也不要着忙,莫让这一年只要一次的元宵之夜急忙过来。

    创作配景:

    据刘肃《大唐新语·文章》载:武则地利,正月十五夜都城大放花灯,金吾开禁,特许夜行,观灯者摩肩接踵。文士数百人赋诗纪事,事先以苏滋味、郭利贞、崔液三人所作为绝唱[7-8]   。但是,郭、崔二人所作,人们早已淡忘,唯有本篇传诵不停。

    苏滋味武则地利居相位数年,居洛阳次北宣风坊 。此诗约莫作于武则天神龙元年正月(705年),形貌的便是武则地利期神都元夜的现象。也有学者以为,此诗作于武则天长安元年(也即大足元年正月,701年。

    赏析:

    《正月十五夜》是唐朝苏滋味神龙元年(公元705年)写的一首咏神都洛阳城元宵夜“端门灯火”盛况的古诗。洛阳城皇城城门端门的布灯风俗可以追溯到隋炀帝时期,至唐代已盛极临时。

    这首风光诗是墨客在一次正月十五夜诗歌竞赛中的夺魁之作,也是深受先人推许的佳作。诗中形貌了洛阳市民元宵之夜的高兴现象。首联写灯烛辉煌,针言“灯火辉煌”即由此而来;颔联写人流如潮,明暗相间,犬牙交错;颈联写夜游之乐,突出歌伎艳若桃李;尾联写人们对良辰美景的有限眷恋。全诗颜色明艳,用词精确,反应了墨客特殊的艺术才干。

    正月十五日中华民族传统的节日——上元节。该诗描画的是神龙元年(705年)上元夜神都观灯的现象。诗的首联总写节日氛围:通宵灯烛辉煌,都城驰禁,整个城池成了高兴的陆地。“灯火辉煌”描述灯采华美。史载:唐玄宗后天二年(713年)正月十五、十六、十七日在皇城门外作灯轮,高二十丈,衣以锦绮,饰以金银,燃五万盏灯,竖之如花树。这虽不是作者笔下的谁人夜晚,但由此也可以推测其盛况多么。“合”字是四望如一的意思,是说洛阳城到处云云。唐代,孙逖《正月十五昼夜应制》诗中说:“洛城三五夜,天子万年春。彩仗移双阙,琼筵会九宾。舞成苍颉字,灯作法王轮。不觉西方日,遥垂御藻新。”可与此诗相印证,可见隋唐期间洛阳皇城端门的元宵节观灯盛况。是说本来黑洞洞的城门与阴森森的城河在节日的夜晚也装点着有数的明灯,远眺望去有如天上的星桥银河了。

    两头两联是节日高兴氛围的详细写照:万家空巷,一同涌上陌头;大家高兴,不分贫贱富贵。上联写王侯将相,蜻蜓点水,马蹄溅降落扬的灰尘;明月当空,照射着簇簇攒动的人群。下联写装扮得浓妆艳抹的游伎们艳装行歌,唱着“落梅”一类浅显盛行的歌曲。“裱李”,是说游行的歌伎们浓装艳抹有如桃李。“行歌”是说她们边走边舞,边舞边唱。“落梅”,即“梅花落”。是汉乐府《横吹曲》的典调之一。这里泛指普通浅显歌曲而言。由这些形貌不难想象,洛阳城里的元宵之夜,成了不眠之夜,不知不觉已至深更中午,但欢跃的人群依然乐不思蜀,盼望这一年一度的良辰美景不要急忙过来。这就逼出了却尾两句:“城开不夜夜,玉漏莫相催。”“金吾”,又称“执金吾”,指都城里的禁卫军。据史纪录唐代设左、右金吾卫,主管统率禁军。玉漏,指古时的计时器,用铜壶滴漏以记时。统观全诗词采华艳,壮丽多姿;而音谐和谐,韵致流溢,有如一帧现代节日的风情画,让人百看不厌。
------分开线----------------------------
引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