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首页
以后地位: 主页 > 易游网址 >

李颀 ——《送刘星 》

工夫:2013-06-04 09:26
  
 
【年月】:唐
【作者】:李颀 ——《送刘星 》
【内容】
 
   八月寒苇花, 秋江浪头白。
   寒风吹五两, 谁是浔阳客。
 
 
  鸬鹚山头微雨晴, 扬州郭里暮潮生。
  行人夜宿金陵渚, 试听沙边有雁声。
  【赏析】:
 
  刘昱不知何许人,从诗中可考见的,他与李颀是冤家,但干系并不非常亲密,两人事先同在镇江扬州这一带。八月间,刘昱溯江西上,预备到九江去,李颀作此诗送别。诗在无情无情之间,着笔淡永,但也并不是搪塞应付。
 
  诗一扫尾,就以景衬情,渲染了分手的氛围:“八月寒苇花,秋江浪头白。”八月秋意凉,岸边的苇花是白色的,江中的浪头也是白色的,再加上金风抽丰瑟瑟,于是,浪花借助风力打湿苇花,苇花则随风而扑向浪花,两者好像浑然一“白”了。这“白”,不是隆冬霜雪之白,也不是三春柳絮梨花之白,而是凉秋八月之白,既不辉煌光耀,也不凛烈,而是素净荒凉。当时,“寒风吹五两”。五两,是现代的候风器,用鸡毛五两(或八两)系于高竿顶上而成。寒风吹动船桅上的“五两”,好像在催赶着离客。“谁是浔阳客”,标明了船的行止。浔阳,即九江,在镇江的东北方,寒风正是顺风。看来,船就要趁好风而开动了。那么,“谁是浔阳客?”固然是刘昱,这一点,墨客明确,读者也明确。但是诗却成心用设问句式,使文气突起波涛,加强了神韵。八月风高,苇寒浪白,谁又情愿流行水宿呢?面前目今刘昱偏偏要冒风云而远去浔阳,因此“谁是”一问,弦外之音,照旧盼望刘昱且住为佳。诗心至此而更曲,诗味至此而更永。
 
  但是刘昱终究是留不住的。寒风吹着五两,况且雨止潮生,又具有了扬帆动身的条件。“鸬鹚山头微雨晴,扬州郭里暮潮生”,这两句并不是平常写景,而是既表示离客之将行,又补点出启行的所在(鸬鹚山当在镇江一带,其地已不行考)。而诗由此也已从后面的入声十一陌韵而转用八庚韵,给人以清爽之感,与这两句所体现的奇丽风光是非常调和的。于是,刘昱在这风低潮涨雨霁天晴之时走了。墨客伫立凝视着远去的客船,不由想道:今宵客船会在那边夜泊呢?“行人夜宿金陵渚,试听沙边有雁声。”普通送客诗,每每易落入送别时依依不舍,辨别后难过独归这一窠臼,而李颀却把丰厚的想象力运用到行客身上,代行人想象。身在此,而心随朋侪远去。厥后北宋柳永《雨霖铃》词中的“今宵酒醒那边?杨柳岸,晓风残月”,用的也是这种伎俩。墨客推测刘昱彻夜大约可以停靠金陵江边了,当时,耳边会传来一阵阵苍凉的雁啼声。苇中有雁,这是罕见的,因此墨客由镇江江边的芦苇,很容易遐想到雁。但仅仅如许了解还不敷。雁是合群性的禽鸟,夜宿苇中也是群栖的,群栖时普通不发声,假如收回鸣声,那肯定是失群了。刘昱独身往浔阳,无异于孤雁离群,那末夜泊闻雁,肯定会遐想到镇江的那些冤家,甚或深悔此行。“试”字,即暗含比意。反过去,留着的人都怀念刘昱,这就不用说了。末句既以“雁”字照应芦苇,又从雁声发作遐想,婉转蕴藉,毫无显豁呈露之气,别有一番情味,开厥后神韵之风。
 
  (沈熙乾)
 
106106
------分开线----------------------------
引荐内容
  • 复杂的诗

    复杂伤神 五点钟 你凝结成窗上的一枚身影 像秦俑一样立着 守望着什么的来临 ...

  • 诗经·秦风——《晓风》

    未见小人,怎样怎样,怎样怎样,未见小人,怎样怎样,鸟飞快的样子,忧思难忘的样子 檖,抒写...

  • 关于故宅

    对着雨水 我看法了故宅的人群 ,誓去世维修故国的宅兆,我的那些去世去的兄弟们,溅起灰尘,从...

  • 诗经·豳风——《七月》

    又写作邠,是周朝的先人公刘搬家开辟的中央,,给人食品 畯,男子,持续 豵,叙说农民一年...

  • 形貌炎天诗句古诗

    纷繁红紫已成尘,始知身是平静人,日长睡起无情思,闲看儿童捉柳花,熟梅气候半晴阴,山亭...

  • 杜甫——《南邻》

    作者,内容,惯看来宾儿童喜,杜甫称之为南邻,却又是画,这家人家赐与杜甫的印象是怎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