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首页
以后地位: 主页 > 易游官网 >

泥巴的独白

工夫:2018-06-12 14:25
  

我生长在岭南 是一片不起眼的 物体,被人 称为地皮 农夫把我 翻来覆去,耕作 世代相传 东风吹 野火烧 都市边沿,被 水泥钢筋 混凝土蚕食 所剩无几 照旧不克不及幸存 被从美国移民 到外乡,寓居的 红火蚁,霸占 青青的小草 挥手和我辞别 已变得荒废 大概下一个世纪 酿成了…… 草根墨客 张耀光

------分开线----------------------------
引荐内容
  • 想遗忘

    爱你真实太累好想单独喝醉,喝下恋爱这毒,毒到没心没肺,变朵铿锵玫瑰,只盼来生相随,永...

  • 呼伦贝尔的寥寂

    仰视,垂幕的旭日,枯黄的草地上,切下一条,通每每生的通道,我喊了一句“你好&rdquo...

  • 童年影象――曲比巫各

    每次听到这曲口弦声 脑海里总是显现出一幕又一幕的童年影象 记得当时候喜好仰视蓝天...

  • 祭本人

    悠悠飞雪祭华年沽酒陶醉高歌欢。循环不减风霜老,,阴阳更替只向前,我心如月难染尘,霜...

  • 【古风】春絮飘

    古风】春絮飘 河南油田培训中央,,薛洪文,201610.1 西风料峭夜鸟少 寒月独钓鬓上老 忽...

  • 点绛唇 平静长安

    谈起流年一朝摇摇欲坠处,破窗千户,高山堆白骨,野草丛生,天策将军府,长安午,有人声鼓,...